杭州已化解2014年“中泰群體性變亂” 在舊址建渣滓點火發電廠

推薦人: 來源: 時間: 2020-5-28 16:50:27 閱讀:
 字體大時間:2020-5-28來源: cdldbz社保

  • 杭州已化解2014年“中泰群體性事件” 在原址建垃圾焚燒發電廠 2017-03-24 08:18:06字號:A- A A+來源:人民日報關鍵字: 余杭中泰垃圾焚燒發電廠九峰發電廠

    今天(3月24日),《人民日報》在頭版頭條報道了《新時期群眾工作新探索 杭州破題“鄰避效應”》,隨后在第19版整版刊文,介紹社會治理創新經驗,這篇題為《杭州解開了“鄰避”這個結》介紹了杭州余杭的“中泰群體性事件”以及解決過程,最終實現垃圾焚燒發電廠原址開工。

    《人民日報》頭版版面截圖

    2014年5月,當地民眾因反對垃圾焚燒發電廠項目(規劃在中泰街道南峰村九峰礦區)而大規模聚集,并出現打砸車輛、圍攻執法人員等違法行為。

    據觀察者查詢,2015年4月14日,余杭區通過近1年時間與群眾協商溝通,切實提出補貼“利益”等實時辦法,最終讓垃圾焚燒發電廠項目實現原址開工建設。

    今年1月13日,杭州召開杭州垃圾分類示范小區授牌儀式暨生活垃圾“三化四分”推進工作會議。會上披露,杭州九峰垃圾焚燒廠有望于今年9月份投入試運行。杭州九峰垃圾焚燒廠正式投入運行后,日處理垃圾量是3000噸/天。它的啟用,可以減少目前天子嶺處理垃圾的壓力,也預示著杭州的垃圾處理邁上了一個新的臺階。

    據《人民日報》報道,中泰垃圾焚燒項目現在成了“惠民工程”,一批批項目爭先恐后在這里落戶,群眾真正嘗到了甜頭。以前,人們爭著往外遷,現在則是爭著往回遷。僅小小的中橋村,已回遷200多人。

    以下為《人民日報》報道全文:

    新時期群眾工作新探索

    杭州破題“鄰避效應”

    《 人民日報 》( 2017年03月24日 01 版)

    本報杭州3月23日電

    (記者王慧敏、江南)“鄰避效應”,這個曾在多地引發群體性事件的大難題,在浙江省杭州市得到了有效破解。記者深入一線采訪得知:余杭區中泰垃圾焚燒項目目前進展順利,今年下半年將投入點火試運行。杭州能有效化解這起備受關注的事件,走出困局,源于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的執政理念。

    “好是好,但不要建在我家后花園!薄藗儼旬數鼐用褚驌慕ㄔO項目對身體健康、環境質量等帶來負面影響,而采取強烈的、有時高度情緒化的集體反對甚至抗爭行為稱為“鄰避效應”。隨著城市發展和人口增加,杭州與其它城市一樣,近些年面臨“垃圾圍城”窘境,同時也碰到了這樣的問題:專家反復論證認為建立垃圾焚燒廠是解困的最佳途徑,但周邊群眾卻爭議四起。2014年5月,余杭區中泰街道一帶群眾反對中泰垃圾焚燒廠項目選址,曾發生規模性聚集。少數群眾甚至阻斷交通、圍攻執法管理人員……

    如何化開不信任的“堅冰”,打破項目停滯的僵局?杭州采取的措施是充分尊重群眾意愿、以群眾利益為準繩。省、市主要領導均鄭重承諾:“項目沒有征得群眾充分理解支持的情況下一定不開工!沒有履行完法定程序一定不開工!”

    與此同時,對新形勢下如何做好群眾工作,他們展開了新探索:不是用簡單行政命令,而是依靠耐心細致的群眾工作,用事實去說服教育群眾。2014年7月至9月,中泰街道共組織了82批、4000多人次赴外地考察,讓群眾實地察看國內先進的垃圾焚燒廠!安豢床恢,一看放心了!爆F身說法,讓群眾一個個打消了先前的顧慮。

    群眾的“健康隱憂”要對癥下藥,“發展隱憂”更要化解。為了提升群眾的獲得感,杭州市專門給中泰街道撥了1000畝的土地空間指標,用來保障當地產業發展。區里還投入大量資金幫助附近幾個村子引進致富項目,改善生態、生產、生活環境。

    中泰垃圾焚燒項目現在成了“惠民工程”,一批批項目爭先恐后在這里落戶,群眾真正嘗到了甜頭。以前,人們爭著往外遷,現在則是爭著往回遷。僅小小的中橋村,已回遷200多人。

    (相關報道見第十九版)

    杭州解開了“鄰避”這個結(人民眼·社會治理創新)

    說到“中泰事件”,恐怕至今仍有人留有印象——2014年暮春發生在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區的這一群體性事件,一度成為輿論的焦點。

    當年5月10日上午,余杭區中泰街道一帶的群眾因反對中泰垃圾焚燒發電廠項目選址,發生規模性聚集。少數群眾甚至封堵杭徽高速公路及02省道,并出現打砸車輛、圍攻執法管理人員等違法情況。

    2014年5月11日,余杭中泰,部分村民抗議垃圾焚燒廠建設。

    “好是好,但不要建在我家后花園!薄藗儼旬數鼐用褚驌慕ㄔO項目對身體健康、環境質量等帶來負面影響,而采取強烈的、有時高度情緒化的集體反對甚至抗爭行為稱為“鄰避效應”。

    “中泰事件”,就是一起典型的因“鄰避效應”而引起的社會事件。

    初春的杭州,已是姹紫嫣紅。記者再次來到“中泰事件”的發生地,但見中泰垃圾焚燒發電廠主體建筑已拔地而起,110米高的煙囪巍巍挺立。垃圾貯坑、污水收集池的輪廓已經基本建成。各種工程車輛不時進出,塔吊設備繁忙運轉。

    “整個工程正有條不紊按計劃進行,目前已完成大半!惫こ特撠熑恕獯蟓h保能源(杭州)有限公司總經理熊建平告訴記者。

    吵過鬧過,還能在原址落地、推進,這在全國也不多見。

    那么,杭州是如何化解“鄰避效應”的?發生群體性事件之后,又是如何解開群眾心結的呢?

    如何化解“鄰避效應”,考驗政府施政能力

    “上有天堂,下有蘇杭!薄疤煜挛骱,就中最好是杭州!笔獠恢,這些年,天堂杭州也一直面臨著“垃圾圍城”的窘境。

    城市在擴大,人口在增加,加之如織的游人,近年來杭州市區垃圾年增長率均超過10%。而且這一數據,只增不減!

    長期以來,杭州垃圾處理,基本靠填埋。天子嶺垃圾填埋場是杭州最大的垃圾填埋場所,1991年投入使用時標高為30米,如今占地1840畝的填埋場標高已達102米。165米就是上限,預計使用壽命已不足6年。杭州環衛部門有個形象描述:過去全城產生的垃圾,6年能填滿整個西湖;如今,只需要3年。

    1 2 3 下一頁 余下全文 標簽 垃圾場垃圾廠杭州浙江環保組織
    • 原標題:杭州解開了“鄰避”這個結
    • www.7772758.live

湖北十一选五最大遗漏